律师文集

北京刑事律︾师关于钱某涉嫌诈骗案辩护词

2017-05-30

钱某涉嫌诈骗案辩护词

尊敬的▓法官:

依照《律师法》、《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我接受被告人钱某的委托,依法出席法庭为被告人钱某辩护,现发表意见如下:

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诈骗罪不能成立,被告人钱某无走罪。理由是:

公诉机关所指控的如下事实并不存在:2012年10月至11月间,被告人徐某伙同被告人钱某,在本市H区、昌平区,以为被害人董某(女,53岁)的亲戚办理上军校为由,骗取被害人董某人民币30万元。

钱○某当庭供述表明,是刘某(徐某)承诺♀要帮董某的亲戚办理上军校事宜,刘某(徐某)说自己和董某他们都是亲戚,自己没法收钱,可是◎办事情需要花钱,而且自己要︼结婚,也需要花钱,多次请求钱某帮助自己接一下钱,自己▆才答应帮忙的。在昌平饭馆,是刘某(徐某)告诉自己军⊙校的事没办成,是因为那个孩子没有学历,让钱某帮助寻找¤一家学校取得学历,自己当日是应⌒ 刘某(徐某)之邀请介绍●喀秋莎学校的。钱某自始至终认为刘某(徐某)是军区司令员的儿他到底是什么人子,军队的干部,从未怀疑,从未认为刘【某(徐某)在诈醉無情臉色一變骗他人,更未参与♀诈骗行为。自始至终,钱某一分钱都没有得到过。自始至终,钱某都是以真实姓名,导∏演身份示人,没有任何隐瞒与欺※骗行为,更从〗未说过自己与军方有关系。刘某(徐某)诈骗的行】为,应由其自身血玉晶龍承担法律责任,与钱某●无关。

本案涉及军校事宜,从被〗害人陈述及证人证言来看,刘某(徐某)杜撰自己是李继「耐将军的秘书,山西省军←区司令员的儿子,38军坦克团副▓团长,显然,这一身份具有雄厚的军方背景,而钱某却一直以真面目示人,使用真实姓名,一个手机号码,仅为导演,无论是央视导演还是北京电视台退休的,都没有军方因素,与军校事宜缺乏关联度,如果要获得被害人的黑色鐵棒认可,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从被害人及证人的陈述及借据来看,他们看好、信任、托付的人就是刘某(徐某)(徐某),他们认可刘某(徐某)的原因就∩是因为刘某(徐某)的單單就這氣勢特殊身份,实际上,上军校事宜的承办人就是刘某(徐某),收钱的人也是刘某(徐某),至于刘某(徐某)再去寻找其他人员進攻帮助(证人主人董某证实刘某(徐某)曾说过找了很多中将级别以上的领导),那是刘某(徐某)的事请。

提请法庭注意的是,刘某(徐某)杜撰身份的方式显然十〓分专业,本案的被ζ害人、证人,或者拥有较高学历,或者是◣国家公务员,或者是经商人员,均有着较强的『辨别能力和丰富的社会阅历,他们都曾坚信刘某(徐某)的身份,甚至,刘某(徐某)相处两年◥多且去过刘某(徐某)老家见过刘某(徐某)父母的女友都一直坚信刘某(徐某)是军人,是干部;认识刘某(徐某)多年的W也一直认为并坚信刘某(徐某)是军人,既然如此多的人都坚信刘某(徐某)杜看了一眼撰的身份◤,那么,为什么钱某就不能相信刘某(徐某)杜撰的身份?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不能识破刘某(徐某)的身份,钱某就能识甚至包括你那師父破?这是不公平的,钱〓某作为一般社会成员,要求其具那就來抽簽备FBI一般的识别能力是不公平的。钱某既然相信暗自尋思著刘某(徐某)杜撰的身份,那么,钱某凭什么会认▓为刘某(徐某)在实施诈Ψ骗?怎么会怀疑堂和一身青袍堂司令员的儿子、坦克团的副团长会诈骗他人?何况,刘某(徐某)说托付他办军校的々人是刘某(徐某)的亲戚、朋友,钱某区区千萬不能讓他覺得你好欺負一介导演,怎么可能以陌生人的身份去介入另外一群熟悉而且看樣子的人中实施诈骗▽?他又怎么敢去诈骗司令员儿子的亲戚?! 那么,既然钱某相信刘某(徐某)的身份,又既然钱@某不知刘某(徐某)在行骗,那么,应刘某(徐某)的要求做些枝节事情,与诈骗行为就毫无关∏联!

纵观本案,本案行骗者只有一人,其余人全部被骗,包括钱某在内。刘某(徐某)本是农民,除了杜撰的身份及杜撰相关事宜的能力,一无所有,接受A的托付,并收取钱财,属于诈骗行为。刘某(徐某)的这一诈骗行为〒▂,将所有人只有小唯一臉淡笑蒙在鼓里,包括钱某在内。钱某在完全无知的状态下,受刘某(徐某)的蒙蔽和多次请█求,帮助刘星接钱及介绍喀秋崛起莎学校,是被利用的行为,与诈骗罪无关。试想,如果钱某参与了诈ξ骗,为巨猿眼中精光爆閃什么在昌平饭馆里,钱某会如实介绍喀秋莎学校是个民办学校等相关信息?钱某大可以∩信口开河,蒙混过关。在此,辩护人恳目光直接朝黑熊王看了過去请法庭注意,正是钱某如实介绍的这个喀秋莎学校的信息,才引发了被害人的怀疑并发现骗局,为什么钱某会如此行事?这显然与行骗是相看著他們兩兄弟疑惑問道矛盾的。

诚然,本案确有◇某些证据指向钱某,公诉机关试图通过这些证据证实钱某参与」了诈骗行为,辩护人认为这是站不住脚的,现将本案证据分析及意⌒ 见陈述如下:

(一)刘某(徐某)的供述

1、在人民大学钱某所接手的第一个10万元,钱某坚称给了刘某,刘某(徐某)否认,但其出具了总额轟30万元的收条,书证效力∩更优,应当认定30万元均由刘某收取。另,为查明真相,应当让↘刘某(徐某)与钱某当庭对质。

2、2013年3月10日,刘某(徐某)刚被抓时,在H派出所,说钱某在人大收了10万元,要给李志云将军,并非李继耐。刘某(徐某)作为军←事爱好者,李继耐将军是著名军事将领,不应当记错c。这证明刘某(徐某)在撒谎。口供卷第20页显示,警察也是沉聲道问刘某(徐某):“谁有能力办上军校的∑ 事?”你的回答是:“上军校需要自己去考试,只有考试分数够了才能提档且必须話提前一年报名,当A问我这事的时候已◎经过了考军校的时间,我就不可能给他實力办成这事。”警察问:“你为什么那些人这么做?”你的回答是:“为了从中挣□ 些钱花。”这说明,刘某(徐某)清楚考军校的流程,也明白不可能办成这事,当时的出■发点就是为了诈骗。这说明,诈骗是刘某(徐某)自己的意志,与ξ 钱某无关。因为,刘某既然知道此事办不成,就没有理由再去找钱某或其他人办理此事,主动去上当受骗或者把诈骗利益送给他人。

3、按照刘某(徐某)多次的供述,刘某(徐某)相信钱某能办上军校的事,自己就是个中间人介绍〓人,那么,刘某(徐某)的意思是很无辜地被钱某骗了,既然如此,指控刘某(徐某)伙同钱某诈骗就身上氣勢陡然暴漲毫无道理,刘某(徐某)的角色应该是与董某等人一起列为被害人才符合刘某(徐某)的供述,但,从在案证据来看,刘某(徐某)显然在撒谎,因为,刘某(徐某)说过的话,承诺的事一口鮮血噴灑而出宜 收服,被害人及证人有多次♂陈述。

4、如刘某(徐某)所说,第一个10万元自己没沾手,连看都没看,都给╲了钱某,办军校的事也是托付给钱某的,那么,他就没有必要给被害人出具30万元不由仰天長嘯了起來尤其是这10万元的收据,尽管名字也是假的渾身沐浴在一片金光之中。显然,刘某(徐某)在被害人及证人眼里,才是真正办事的人,那么,刘某(徐某)的口供基本上就是◣在撒谎和推卸责任。

5、刘某(徐某)在2013年5月14日之前的口供说钱某拿到钱时说要马上给李继耐送去,在5月14日的口供又说给钱的过程没看见,后面的事不清楚,这两者互相矛盾。刘某(徐某)口供不可信。刘某(徐某)说自己在拿到20万元后,给E和F展示了一下,实际上,这个情节如果为真,刘某(徐某)一定别有意∞图,因为根本没这个必要,这应该是有意制造证人。实际上,刘某(徐某)是否把第二个10万元给了钱▓某,更值得怀疑。况且,如刘某(徐某)所说,钱某给其打♂电话说要20万元,而刘某(徐某)却只给了10万元,按理说,钱某应该会提出异议,但刘某(徐某)没有提及,这显示劉沖光刘某你(徐某)的这个10万元根本没有给钱某,其说法完全是自行杜撰,而证」人也是有意制造。

6、刘某(徐某)反复交出來吧多次说是B的父亲↙亲手把10万元钱给【了钱某,还说钱某说一会要去把钱送给李将军,事实上,依据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及钱某在预审阶段的口供,当时刘某(徐某)根▃本不在场,这些事实,纯属其自行杜撰,这说明,刘某(徐某)的口供依据的是想象、杜撰◥而非事实,基于其利害关系,其关于钱某的口Ψ 供均不可信。

(二)钱某的供述

1、被告人钱某在H派出所的第一次口供中承◣认帮助刘某(徐某)骗了一个想上军校孩子的家属等事实。但,钱某严重花眼,笔录上的字根本看不清,公安人员也↙并未宣读,钱某称这份笔㊣录上记载的事实与钱某◥的实际供述不符,系公安人员捏造。案件转到预审之雖然現在后,钱某的笔录就发生了变化,究竟是钱某态度的原因还是@ 公安人员记录的原因,非常值得深思。如果法◆庭准许,辩护人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以确定该证据的法律效力。

2、言词证据,应当以当庭陈述为准,这也是言词证据的一般采信规律,恳请法庭明察。

(三)被害人董一步一步慢慢朝黑熊王走了過去某陈述

1、被害人董某2013年3月9日陈述,上军校的事A找了刘某(徐某),刘某(徐某)是部队的干部且是李继耐的秘书,刘某(徐某)的这一身↑份,来自A,也亲自听刘某(徐某)说过刘某(徐某)是山ㄨ西省军区司令员的儿子,是刘某(徐某)自己的々说法。所有的事宜都是刘某(徐某)承诺的,所有的说▂法都来自刘某(徐某),与钱」某无关。在ぷ人民大学北门,10万元钱也是刘某(徐某)拿的,尽管此钱◎交给了钱某,在家属眼里,视同刘某(徐某)本人,因为找的就是刘某(徐某),刘某(徐某)是承办此事的人,被信任的人只怕那高手會在遠古神域外面等候著也是刘某(徐某)。

2、董某称自己曾亲自给刘某(徐某)打∑ 电话问情况,刘某(徐某)的回答是:“放心,没问题,还说他为此事费了不少心,找了很多大领☉导,都是中将级以上的干倒成了他唯一部,让我等着批∞名额,还说把孩子带过去,领导要见见孩子。”结合刘某(徐某)第一次低聲一嘆口供称自己根本办不成上军校的事这一①说法,刘某(徐某)在编造谎言欺骗◎家属,且,钱某显實力不降反升然不是中将级别以上的干部,刘某(徐某)的言行,只能自行负责,与◥钱某无关,钱某只是被刘某(徐某)骗来介绍喀秋莎学校的,且钱某根本不知道家属的到来,这一切,都是刘某(徐某)的安排,与钱◤某无关。

3、依据董某的陈呼了口氣述,刘某(徐某)说领导要看看孩子,而钱某在刘某(徐某)嘴里ζ 当时也只是一个北京电视台的退休人员,根本不是领导。

4、当董某他得到对钱某所介绍的喀秋莎学校有异议时,刘某(徐某)说:“阿姨,放心,这个肯定没问╲题,这都是上面安排好的。”

5、刘某(徐某)先是说找了♀很多中将级别以上的领导,后又说〓钱都给钱某了,自相矛盾。刘某(徐某)后来拒接电话,与其自称的中间人角色數十神獸頓時瘋狂咆哮了起來不符,从未有家属与钱某联系退款【的事情。

6、从董某◣的陈述里,钱某只是偶尔出现的刘某(徐某)的道具。

7、被害人董某在第一份陈述中,尤其是人民大学给钱一节的這大印一飛出來陈述中,没有提及钱某◥,称把钱给●了刘某(徐某),足以说明,在被害人眼中,是把上军校的事宜⊙托付给了(有着李继耐将军的秘书,山西省军区︾司令员的儿子,38军坦克团副神器三件套他竟然是給了千秋雪团长々的身份)刘某(徐某),他们信任并依赖刘某(徐某),即便有其他◢人员出现,也不过是刘某(徐某)的帮手,刘某(徐某)的帮手〓接钱,视同刘某(徐某)接钱。钱某在当时出现的身份,只是︼一个导演,这个身份不能引起被害人的注意。再者,托付给刘某(徐某),就是※与刘某(徐某)发生关系,刘某(徐某)再与什么人交□ 涉,那是刘某(徐某)的事,常理而言,刘某(徐某)没有汇报的◥必要█,也不◥会汇报※。

8、为了查明案情,尤■其是钱某在昌平饭馆的言行,辩护人申≡请被害人董某出庭作证,接受法庭的而這場拍賣會审查,并与钱某当◤庭对质。

以上足以说明,实№施诈骗者是刘某(徐某),与嗡钱某无关那幾個人爭先恐后開口道。钱◥某当时与董某一样,相信刘某(徐某)是李继耐◥将军的秘书,山西省军区那是司令员的儿子,38军坦克团副团长。

(四)证人A证言

1、A2013年3月1日陈述

1)作为商务部品牌888真人国际委员会副主任,相信刘某(徐某)为李继耐⊙将军的秘书,山西省军区司令员的儿子,38军坦克团副团长。

2)A给刘某(徐某)打电话说考军校的事,刘某(徐某)在电话中讓人陷入沉思就说没问题,刘某(徐某)在电话中就当即果断◤虚假承诺,诈骗之心昭然,与钱某何干?

3)在人民大学,把B的父亲给了刘某∞(徐某)10万元钱,刘某(徐某)说要给李将军。钱某在被害》人的描述里并不存在。钱某如果经手10万元充其量是个打下手的角色,不能进入被害人视野,这与钱某←本人供述一致。

4)所有的事宜都是刘某(徐某)承诺的,所有的说法∑都来自刘某(徐某),与钱某无关。

5)B退伍后,A询问情况,刘某(徐某)说,上面№都安排好了,不用操心,欺骗家属。与钱某无关。

6)2012年12月24日左右,A听董某说,刘某(徐某)没给B安排竟然妄圖憑借這寒光訣就來對付到军校,只安排到一个叫喀秋莎的私立外语学校里。在被害㊣人家属眼里,操作军校〓事宜的人是刘某(徐某),没有其★他人。与钱某无关。A联系退【款也是找刘某(徐某),刘某(徐某)退回10万后就不接电话了↘,没九大殿有提到钱某。

7)A在第一份证言中,尤其是人民大学给钱一节的陈述中,没有提及钱某,称地步把钱给了刘某(徐某),足以说明,在证人眼中,是把上军校的事宜◥托付给了(有着李继耐将军的秘书,山西省军区司令员的儿子,38军坦克团副团长的身份)刘某(徐某),他们信任并依赖刘某(徐某),即便有其♀他人员出现,也不过是刘某(徐某)的帮手,刘某(徐某)的帮手接钱,视同刘某(徐某)接钱。钱某在当时出现的身份,只是一个导演,这个身份不能引起证人的♀注意。再者,托付给刘某(徐某),就是与刘某(徐某)发生关系,刘某(徐某)再与什么人交涉,那是刘某(徐某)的事,常理而言,刘某(徐某)没有汇报的◆必要,也不会汇报⊙。

A的这份陈述是案刀鞘惡魔发不久,基本不受侦查因素影♂响,可信度〖较高。

2、A于2013年6月17日陈述

1)与3月份证言对照,说法前后不一,用心情激动记忆错误解释不可信,3月份当时事发不久,记忆清新,更为可信。六月份再行取证,时隔久远,可能会有利害关系的考轟量幫手,且说法与先前存在的△在案证据刻意吻合,着意突出钱某,有证据间污染的嫌▲疑,警方取证时可能有先入为主,辩护人认为不可信。

2)关于钱某的身份情况(和将领熟,关系广等),全部来自刘某(徐某)的介绍和因此杜撰,与钱某无关。

3)钱某是否说过要给李将军送钱去这话,事关核心案ω情,要当面对』质,辩护人申请A出庭作证,接受法庭审查ξ及交叉询问,并∩与钱某当面对质。

4)A所说的见到刘╱某(徐某)、钱某的顺︻序与C、D所说的均ζ不一致。A说,先见到刘某(徐某),钱某后∑ 到的。C说,同时见到〗的刘某(徐某)与钱某。A的说但只是最低等法不可信,这个情节也一下子又幫他收服了邱天星周圍很重要,因为,如果刘某(徐某)与钱某同时在场,就没有A所陈述的钱某装大领导事宜的存在空间

5)A说钱某是个冷光攻擊過來导演,但C说A介绍钱某时称其为部队里管◥人事调动的主任,人】称何主任。这∮是来自刘某(徐某)的介绍还】是A的自行杜█撰?常理而言,应该是来〓自刘某(徐某)的杜撰?但A为何避而不谈,只说钱某是『导演?由此可见,关于钱某的部分,A的证言并不♀客观真实,请法№庭考虑。

(五)证人C证言

C2013年6月9日证言。

1、钱某是否说过要给李将军送钱去这话及在昌平饭馆的言行,事关核心案→情,要当面对质,辩护人申请C出庭作证,接受法庭审查及交叉一聲痛苦询问,并与钱某当比如冷光面对质。

2、A所说的见※到刘某(徐某)、钱某的顺序与C所说▃的不一致。A说,先见到刘某(徐某),钱某卐后到的。C说,同时见到的刘某(徐某)与钱某,如果▃是同时见到,那么A所描述的关于钱某言行就不应◥该存在,那么,A就在杜撰。

3、A说钱某是个导演,但C说A介绍钱某时巨大称其为部队里管人事调动的主任,人称何∞主任。这是来▅自刘某(徐某)的介冷光眼睛一亮绍还是A的自行杜撰?常理而言,应〓该是来自刘某(徐某)的杜撰?但A为何避而不谈,只说钱直直某是导演?由此可见,关于钱某的部分,A的证言并不客观∏真实,请法庭考虑。

4、在昌平见到刘某(徐某)后,董某问刘某(徐某)孩子上军校有问题吗?刘某(徐某)回答:“肯定没问题”,刘某(徐某)遇事遇到疑问、质疑↘均能自行快速杜撰,与钱某无关。

5、关于钱某老首长的称呼,董某的证〖言中未提及,且董某还问刘某(徐某)钱某是干什么事的,刘某(徐某)回答是北京电视台退休的,董某的证言与C证言不一致,C可能在自行杜撰,因为,此前在人民大学钱某出过场,身份是导●演,当时C在场,见过钱某,钱某不可能再以老手下首长的身份出现,故此,C的证言不可信。

(六)证人D证言

D2013年6月9日证言。

1、钱某是否说过要给李将军送钱去这话,事关∮核心案情,要当面对质,辩护人申请D出庭作证,接受法庭审查及交叉询问,并等這傳送陣光芒亮起与钱某当面对质。

2、A所说的见到刘不知道他還有沒有武器某(徐某)、钱某的顺序与D所说那我們的不一致。A说,先见到刘某(徐某),钱某后到的。D说,同时见到的刘某(徐某)与钱某,如果是同时见到,那么A所描述的关于︾钱某言行就不应该存在,那么,A就在杜撰。

3、A说钱某是个导演,但D说A介绍钱某时称其为部队里管人事调动的主任,人称何主一直以來就是靠任。刘某(徐某)是李继耐的秘书。这是来自刘某(徐某)的介绍还是A的自行杜撰?常理而言,应ぷ该是来自刘某(徐某)的杜撰?但A为何避而不谈,只说钱某是导演?由此可见,关于钱某的部分,A的证言并不客观◤真实,请法庭考虑,并让其出庭作证。

(七)证人E证言

E证言显示,钱某只是□一个导演。向E展示钱款并说明ξ意图,与常理︾不符,是刘某(徐某)刻意为之。E并未看到刘某(徐某)把钱实际交给钱某,当天刘某(徐某)带了包,完全存在把钱放包里没给◥钱某的可能,E证言 對不能证实钱某收到此10万元钱。对于与己或者找第五層无关的事宜,E记忆的细节较多,真⌒ 实性存疑,应当让其出庭作证。钱某在昌平饭馆的言行,事关核心案情,要当面对质,辩护人申请E出庭作证,接受法庭审查及交叉询问,并与钱某当面对质。

(八)证人F证言

F证言:向F展示钱款,与常理不符,是刘某(徐某)刻意为之。F证实刘某(徐某)并非说明钱款』用途,同为在场证這小子人,E却说刘某(徐某)说了钱款用途,二人矛盾。F也并未看到刘某(徐某)把钱实际交给钱某,当天刘某(徐某)带了包,完全存在把钱∮放包里没给钱某的可能,F证言不能证实钱某收到此10万元钱。F并未辨认出钱某,证言指向不明。必要时应当让其出ζ庭作证。

(九)G证言

G证言显示,其与刘某(徐某)2010年认识,在长达三年的时不過间里,在其眼中,刘某(徐某)(徐世昌)一直是军↑人,21团的干部,连其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可见,其杜撰身份、掩饰身份的语言与技术高超。同时,这也能证▲实,钱某不知♀刘某(徐某)真实身份这一事实的︽真实性。

(十)W证言

W证言显示,其与刘某(徐某)2010年认识,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在其眼中,刘某(徐某)(徐世昌)一直是军人,连其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可见,其杜撰身份、掩饰身份的语言与技术高超。同时,这也能证实,钱某不知刘某(徐某)真实身份这一事实的真实性∞。

(十一)刘某出具的30万元收↓据一张

这份证据足以证实,30万元均由刘某收取,刘某是承办上军校事宜的人员,且∩收取此款时,其身份为李继耐将♂军的秘书,山西省军区司令员的儿子,38军坦克团副团长。

综合以上证据分析,大致2013年5月份之前的证据,除钱某因眼花未看即签字的在H派出所第一份供述和刘某不可信的供述外,证据可以证明钱某是无罪的,本案的脉略是清晰的。其后,公安机关补强了数份言词证╲据,但这些证据疑点很大,可信度极低,且相关人员没有出庭作证及与钱某对质以①查证真伪,另,从证据规则来说,A、董某、D、C等人证言虽然人数占优,但其关于钱→某言行的信息来源唯一,并不能否定钱某当庭陈述的真实性。因此,仅凭现有存在极大疑问的未经出庭作证的言词¤证据︾,认定钱某犯№有诈骗罪是草率的,是不负责任的※。

生命和自由是人世间最可贵的拥有,钱某已近花甲之年,来日苦短,钱某长期以来从事影视产业以获得生活来源,且有据可查,其本人拥有国家颁发的独立制片人证书,客观真实,钱某从≡无诈骗之心,也无诈骗行为,一直以真实姓名、真实职业、唯一的手机号码示人,案发后,得知刘某真实情况,钱某深感震惊,但其本人并未参与诈骗,也并未获得任←何利益。钱某花甲之年蒙冤入狱,实乃人生噗之大不幸。恳请法庭谨慎▓对待此案,本着对法律负责,对人权负责,对历史负责的精神▼,深入≡调查核实,还钱某一个清白!

最后,辩护人强烈【坚持被告人钱某无罪的观点!

以上意见请法庭采纳!

谢谢尊敬的法官!

此致

北京市H区人民法院

北京刑事律师律师:郭立锋

13691496873

年 月 日


本文关注:钱某涉嫌诈骗案辩护词案例,钱某涉嫌诈骗案辩护词模▅板